几条人影掉落在皇宫花园内.其中一个人嘟嘟囔囔的说著:”喂,幻雨老弟,对我有什麽意见就说啊,不用趁这时候报复嘛.”这个人就是队长大叔克拉多.他被幻雨丢下皇宫城墙的时候重重摔了一跤.”

第四章千载故事(8/29)

几条人影掉落在皇宫花园内.其中一个人嘟嘟囔囔的说著:”喂,幻雨老弟,对我有什麽意见就说啊,不用趁这时候报复嘛.”这个人就是队长大叔克拉多.他被幻雨丢下皇宫城墙的时候重重摔了一跤.”去,我怎麽敢对队长大人有意见啊?””好了,废话少说.我可是特别交代我手下队员巡逻松一点的,我只能带你们到这里.再松下去可是会被怀疑的!””没问题啦.大叔你就先走吧!””好啦!自己小心.”克拉多说完,转身急急忙忙跑掉了.”洛娜,洛娜?””咦?什麽事?””你自己的家应该会走吧?”蹑手蹑脚的,洛娜先带著大家摸到那个大使多罗的住所.许多贵族的宅邸都在皇宫附近,至於一些大使或者重臣的官邸则是设在皇宫.阿尔泰的宅邸就在皇宫里面.多罗早就接到克拉多那边的消息,知道这批人今晚会来,所以早就准备好了.”大公陛下,您终於回来了.””多罗大叔,这段时间您辛苦了.””大公陛下放心吧.我毕竟是外交官,阿尔泰不敢拿我怎麽样.”西丽雅公国的两个缺点:谋士不够多,外交官也很少.所以多罗这样的人是不可多得的外交官.”大使大人.”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幻雨,终於开口了.”开门的工作就交给您了.””没问题.只要我说一句,管他是哪里的钥匙我都弄得到””那就拜托您了.””这是为国为民.”多罗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阿尔泰这家伙简直是乱来.好好的国家被他这样搞,八成是会败亡.还好现在政局混乱还没蔓延到其他城市.”皇宫内的守备相当松懈(这应该是克拉多的缘故),幻雨等人连续从好几名士兵面前走过去,都没被”发现”.众人顺利的”潜入”到阿尔泰侯爵的官邸.这时候,有两个直属於阿尔泰的士兵看见了幻雨等人.这麽一大批人很难不被发现.”什麽人?”这三个字一出来,幻雨已经闪身到他们面前,一剑一个,两个士兵哼都没哼就倒了下去.”呼,阿尔泰府的守备果然比皇宫好一些.”这时候,又有两个士兵巡逻过来,幻雨连忙把尸体脱去藏起来,并且使用隐身术.五个人就这样消失在空气中.两个巡逻的士兵从他们眼前巡过去.等到两个士兵走远了,幻雨才解除了魔法.”幻雨,你什麽时候教我这个阿?””再说吧.....”五个人就这样躲躲藏藏的摸到了阿尔泰寝室旁边.多罗把钥匙交给了幻雨,接著就被幻雨用传送门送回了他自己的府邸.一直都没说话的兰德,提出了一个问题:”幻雨阿,为什麽不用传送门的魔法把我们直接传送到这里呢?””这个.....传送门只局限於自己踩过的地方才能使用.而且要在踩过的地方施用过特别的魔法才行.””勉强懂了.”这个时候,阿尔泰寝室的灯突然亮了起来.里面传来了沉稳却又骄傲的声音.”进来吧.”幻雨警戒的带著洛娜等人,打算走进阿尔泰的寝室.”雨将军,我只要找你.我不想看到刺客,也不想看到逃出皇宫的统治者.我更不想看到名存实亡的皇子.”兰德等人当场就僵在门口.幻雨闻言,便开启了传送门.”幻雨,你一个人没问题吗?”洛娜担忧的问著.”要不是要把你一起带进来,我自己一个人要到这里容易的很.””.......”送走了洛娜,幻雨才走进阿尔泰的寝室.阿尔泰侯爵看起来不像是很老.额头上有几条皱纹,头发中参杂了一些白发.扑克脸,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白色的眉毛.”请坐.”幻雨先是顿了一下,随即坐在阿尔泰的对面.幻雨开使用魔法感应对方的实力.但是幻雨随即呆住了.阿尔泰的魔力几乎是幻雨的百倍以上.魔法等级也高出幻雨许多,高到幻雨探测不出结果的地步.幻雨开始怀疑面前的”人”到底是不是人?这样的魔力起只是修行百年的结果?以一般人的能力即使修练上千年都不可能达到.幻雨这样天资聪明的人练了十馀年,也不过达到了对方的百分之一.”就如你所感觉的,你绝对不可能杀的了我.”阿尔泰似乎也知道幻雨所想,於是告诉幻雨结论.虽然幻雨也知道是这样没错,但是还是震惊了一下.”是阿.我绝对斗不过你.””那你还想杀了我?””我会竭尽所能对付你.””......果然很像.””什麽?”幻雨并没有得到答案.阿尔泰彷佛陷入了回忆之中.沉浸其中许久,才想到幻雨还等著问题的答案.”你很像我的一个朋友......很久以前的朋友.””很像?””面貌很像.实力也很像.就连好胜心也一样.””这个人......他还活著吗?”幻雨从阿尔泰的话中,听出来好像他不是跟一般人一样.所以确认一下这个问题.”也许还活著吧?只要他想,他一定可以活著.”说完,阿尔泰站起身来,打开窗户.”小子,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接著,也没看他念咒文,他就施展飞行术,用幻雨未曾想像的速度飞去.隔天,阿尔泰”失踪”的消息马上传遍了整个罗兰城.人民们欢呼的比哀痛的还多.一些原本偏向阿尔泰的阁员,一接到这个消息,马上跟阿尔泰撇清关系.一个已经失踪的人可不能保证自己乱政不会被弹劾.事情总是一连串的发生.前不久刚宣布接任的洛娜的妹妹,当天马上把位子让给了姊姊.政府也宣布洛娜只是”微服出巡”,阿尔泰则因为”辅政不周”被冠上了罪名.至於洛娜的”随行官员”幻雨则被塑造成了”保护大公的正义使者”......帮助洛娜拿回王位以後,一连串的祭典,宴会......把幻雨和兰德搞的头昏脑胀.经过了一个礼拜,两个人回到了帝尔芬.至於星月,早就消失的不见人影.虽然上次刺客公会被克拉多整治的服服贴贴,但是幻雨还是担心星月会再出问题.於是克拉多保证一定把刺客公会钉的死死的.因为这样,幻雨才安心的回到帝尔芬.真的安心吗?难说.”喂,兰德,你知不知道幻雨最近是怎麽了?”看著幻雨趴在桌上,拉尔担心的问著.”什麽?什麽意思?””无精打采的阿.从首都回来以後,幻雨好像换了个人似的.不是!应该说又变回当年窝在图书馆那时候的样子.””唉......那是心痛阿.””咦?””一下子失去了两个亲人......这不是别人能体会的.””这家伙......”众人都很识相,知道幻雨的想法.所以不管是达罗斯还是杰,都没人去打扰他.这毕竟要自己想通才行.洛娜回到了自己的王位,星月不知去向.洛娜回到王位以後,幻雨根本连她的面的很难见到.所以,回到帝尔芬以後,幻雨一直闷闷不乐.不过这也好,至少让他恢复了本来的冷静和睿智.过了好一段时间,终於到了十月.这天,兰德主动跑去找幻雨.”幻雨,我们走吧.””走?去哪里?””霍恩.”幻雨没有回答,只是报以一笑.十月一号深夜,罗兰城的皇宫内闪过一道人影.速度相当快,快到让人无法发现.影子停留在西丽雅大公的寝室门口.幻雨施展轻功,成功的潜入了皇宫.传送门魔法会有一些”音效”和”光线效果”,使得用起来相当麻烦,但是要潜入这种地方对幻雨来说还是不难.幻雨轻松的就到了洛娜寝室的门口.不发出一点声音,就把门给推了开来.幻雨轻轻的走了进去.房间的布局还是跟当初来带走洛娜的时候一样.幻雨走到床边,并且坐了下来,凝视洛娜的睡脸.幻雨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状况.(奇怪?有人会张开眼睛睡觉吗?)幻雨脑中刚闪过这个想法,脖子马上就被一双手抱住了.”......你如果醒著,麻烦出点声音.””我好想你.””看来你不是在作梦?”洛娜没有回答,取而代之的是双手收紧.但是幻雨硬是坐的端端正正的,结果是洛娜靠到了幻雨身上.幻雨连忙站了起来,结果因为洛娜扣的死死的,所以硬生生的给幻雨拖了起来.”也不用这麽夸张吧?我被你扣的好痛.拜托放手好不好.””不要.””......”幻雨没办法,只好又坐了下来.”你怎麽这麽久不来看我.””拜托, 山西11选5彩票平台你可是一国之君, 山西11选5中奖查询如果我就光明正大的来找你, 山西11选5官网别人会怎麽想?””那有什麽关系.””可是, 山西11閒话可是很伤人的.””那我们结婚不就成了?””......事情不是说做就可以做的,必须考量後果......”沉默......幻雨还是僵在那里.洛娜也就死死抱住不放.时间越久,幻雨就感觉越不对.他感觉抱住他的那双手越来越烫.想到了”最糟的状况”,幻雨不禁捏一把冷汗(什麽状况?自己想!),於是不动声色的施展了睡眠术.”幻雨,你......”话还没说完,原本死死扣住的手就放开了.”唉......”留下了”隐身术”的咒文和用法,幻雨一声长叹,飘然离去.把事情都交付给拉尔和达罗斯等人,幻雨和兰德才骑著马离开帝尔芬.这次的目标是直接到霍恩的首都--霍恩城去.霍恩城在列尔克正北方,不过中间距离可长的!还隔了一座布鲁那希斯岭.幻雨打算先跑一趟列尔克,接著是布鲁那希斯,然後再去霍恩城.”吼阿阿......””吱吱!人类!这次只有你们两个!觉悟吧!吱吱!”又是在克罗斯峡谷,又是在同一颗树上,又是同一批半兽人.唯一的差别就是这次只有幻雨和兰德两个人.虽然是同一批半兽人,但是这次数量异常的多.不只是多,还带了巨蛇怪来助阵.使得幻雨就算用了轻功也不一定逃的掉.两人轮流守夜,吃著带来的乾粮,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四天.乾粮是还有,可是水却成了一大问题.这两个被围困的可怜虫已经一天没喝水了.”呃......好渴.””别说了,幻雨.越说口越渴.”这段森林通常是没人经过的,所以想期盼有人来引开半兽人也很难.第四天的太阳又沉了下去......”幻雨!你看看!那是什麽?””啥?””那边!””呃......火光!应该是有人!”为数众多的半兽人也发现了火光,於是纷纷鼓噪起来.”奇怪,什麽人这麽晚还赶路啊?”幻雨满脑子的疑惑.”什麽啊?半兽人?”传来的是清脆的女声.而且这个声音相当熟悉.”奇怪,幻雨,我怎麽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接著,又传来另外一阵声音.”是上次跟我们交手过的.”幻雨仔细的想了一想,於是拔出了剑.”咦?幻雨?””我们的帮手来了.”刚到这里的两个人,有一个突然冲入了半兽人之中.随即刀光闪动,杀开一条血路,奔至幻雨面前.幻雨面前出现的是星月冷冰的脸庞.幻雨身形一动,随即往拉著兰德另外一个人的地方冲去.星月挥刀掩护背後.四个人就会合在一起.仔细念著咒语,洛娜兴奋的想试试看刚学的魔法.半兽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幻雨身上,所以也没人注意到她念咒.四个人会合之後,洛娜马上放出了生平第一个学会的火焰攻击魔法.”魔火启示录!”火元素瞬间聚集到洛娜周围,却伤不到洛娜分毫.被火元素围绕的洛娜,好像火焰女神一般,随火焰起舞.双手连挥,聚集的火元素纷纷散了开来.范围不断扩大,渐渐地拢罩了所有半兽人(半兽人相当众多,要用这种魔法涵盖这麽大的范围,也是需要相当的魔法实力).洛娜双手随即一合,火焰元素霎时间往半兽人身上砸了过去.半兽人没有一个逃掉的,通通灰飞湮灭.幻雨惊讶的眼睛都快掉在地上了,兰德则是炫耀著自己嘴巴大.星月还是一如往常的冰冷.始作俑者洛娜兴奋之馀,也对这个魔法的威力相当震惊.霍恩城上空,一个人使用飞行术,感测著魔力的活动.”嗯......玛那分布极度不平均.大量的玛那被抽走了.一定有人使用强大的魔法力.”自信的摇了摇头,新闻资讯轻声的说:”不知道多久没有人能成为我的对手.只有当年的他......”手一摆,慢慢的往禁咒发生的地方飞行而去.”洛娜!禁咒是很危险的!你都不知道禁咒是会破坏自己的吗?””唉呀!幻雨你放心啦.我已经先用了火焰防御.烧不到自己的.””但是,大量损耗魔力对身体不好啊!””好啦.我没事的啦.””唉......不过这麽强的破坏力,倒是很久没看过了.”半兽人和蛇怪早就灰飞湮灭,四周的森林以他们为中心,往东方展开了一个半径超过两百公尺的半圆形.半圆形之中只剩下焦土和树的灰烬.”至少,以後不会有半兽人在来找麻烦了.”鲜少开口的星月,难得说了一句话.”这还是其次.”幻雨又再次开口,”洛娜,你们为什麽会在这里?”星月依旧面无表情,若无其事的说.”我只是去找一下她而已,就被她拖来了.””你还说!你自己不是也高高兴兴的跟来!怎麽看到人就变成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啦?双面人!不理你了!”虽然说”不理你了”但是洛娜还是叨叨念个没完.最後幻雨实在听不下去了.於是又把本来的问题再提一遍.”啊?谁叫你跑来看人家一下子就走了!而且外面也比较好玩嘛......””哇!那你又被当成失踪怎麽办?””简单啊.我已经留了一封信说是微·服·出·巡了.没关系的啦!”(真是任性......)幻雨这样想著.不过还是为之相当感动.毕竟是为了自己才找到这里来的.而且还刚好就了自己和兰德.想到这里,幻雨不得不又提出一个问题来.”喂!等等.洛娜,你是怎麽学到禁咒的?””皇宫里面魔法师也不少嘛.我只要随便找一个来就好了.还有啊~你那个凯斯也教我不少火系魔法啊.””!^@*#$%&.......”幻雨开始觉得把魔法交给洛娜是一件危险的事情.禁咒,幻雨也不是不会.只是因为使用的”前奏”相当麻烦,所以从来不动用.幻雨早就知道使用禁咒要想不伤到自己,就一定要先用对应的防御魔法.这是以前的老顽固魔法师都没想到的.也因为这样,这些威力强大的魔法才会被称为”禁咒”.对於洛娜也想到这样的用法,幻雨也很惊讶.但是更惊讶的是洛娜居然有这麽强大的魔法力发动禁咒.但是有高兴,就必定有难过.幻雨感觉到另外一股强大的魔法力正在从远方往这里靠近.这就跟阿尔泰的魔法感应一样.(这可不是好事)幻雨这样想著.虽然阿尔泰似乎对自己没有敌意,但是比起来还是很危险的.万一他想做什麽,自己可斗不过他.被困了五天的两个人,和刚来一天的两个人,分别骑在自己的马上(幻雨和兰德的马是从森林外围找到的.原本森林中的一部份已经变成焦土,马匹刚好逃到了没被波及的地方.)一行四个人往比那克罗斯前进著.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比那克罗斯的城墙近在眼前.自从把守城任务交给罗利克以後,幻雨还是第一次来这里.不过幻雨并不打算让人知到他在这里.不然就失去了偷偷出来的意义.比那克罗斯还是相当繁荣,看来罗利克真是领导有方.找了一家旅馆,众人吃过饭,幻雨打算自己去市场看看.幻雨想找一找有没有适合魔法的材料.”哇......这里的市场比以前更繁荣了耶!”到了市场,幻雨惊叹的说著.这里让幻雨不禁又想到当初送给洛娜那条项鍊.寻找著自己想要的材料,一面寻找可以拿来送给洛娜的礼物.幻雨找的不亦乐乎.这时候,幻雨感觉到背後有杀气.幻雨心下一惊,下意识的转过头来.果然看到洛娜正在死死瞪著自己.”哇!你好过分喔!跑来市场不叫我一声!””呃,对不起啦......”於是,挑选东西的人员又加入了洛娜,幻雨理所当然的成为搬运工.比那克罗斯上空,阿尔泰正在使用著飞行术,俯瞰整个城市.一方面在高空的话,魔力感应会比较准确.他在这里除了可以感受到幻雨以外,也可以感应到另外一股强大的魔法能量.这也就是他所寻找的对象.幻雨同样感受到了阿尔泰的存在,所以特别提高警觉.总之还是防范一点的好.终於,阿尔泰降落了.降落在正打算回旅馆的幻雨两人面前.首先开口的是洛娜.”你是.....阿尔泰侯爵.””没错.想不到大公殿下有这麽强的魔力.”这时候,幻雨把手上堆积如山的东西放了下来,拍拍身上,冲著阿尔泰说道:”侯爵殿下,请问有什麽事?””你别插手,看在你很像我一个朋友的份上,我今天不对付你.””难道你想......””有这麽强大的魔力活动,对我来说是一种妨碍.必须事先消灭掉.””你!”幻雨意识到了危险.原来目标不是自己,是自己心爱的洛娜.这样一来,对於幻雨来说就跟针对自己没什麽差别.幻雨抽出幻之剑,左手运起魔力,摆出战斗姿态.尽管打不过,也绝对不能这时候退缩.如果这时候退缩,那可是会愧对自己一辈子.”幻之剑......原来是七神器之一.””阿尔泰,要伤害她,就要先过我这一关!”幻雨准备运上全力打这一战.就算拼了性命也要帮洛娜争取时间.阿尔泰本来就高大,现在更散发出强烈的杀气.使得加在幻雨身上的压迫感更重.而且对方的实力可是跟压迫感成正比.幻雨有了赴死的准备.(想不到我幻雨是死在这种情况下......哈哈...)幻雨这样子想.这时候,阿尔泰魔力开始活动.他的左手举了起来,上面浮现了光球.就是现在!幻雨运起轻功,转眼就闪身到对方面前.一剑砍下去,却发现没有砍到东西.幻雨也有预想过这种状况,於是敏捷的一个转身,却看到阿尔泰对自己丢出了光球.快速的後退,却发现光球仍然紧紧尾随在後.幻雨决定一博,一剑砍去.光球分成两半,斜斜飞了出去.幻雨有惊无险的躲了开来.但是,紧接著的却是数十个光球的袭击.数十个光球疾飞而至.每一个光球都有破坏岩石的威力.幻雨除非多生个十只手,还要多变出来十把幻之剑,才有可能一一切开.但是这绝对不可能.幻雨闭上眼睛,等待死亡来临.这时候的幻雨,内心只希望洛娜能赶快逃开.但是随即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幻雨感觉到一双手紧紧抱住了自己.(唉.....能一起死也不错.....)幻雨这样想著.但是应该来的爆炸却没有发生.在好奇心驱使之下,幻雨张开了眼睛.却发现了一个令人难以致信的事实.简直一模一样!幻雨好像看到自己站在自己面前.一样黑头发,黑眼珠,东方人的面孔.俊俏的脸庞,唯一的差别就是幻雨时常带著自信的微笑.面前的这个人却相当稳重.除了这点之外,档下魔法的人和幻雨简直一模一样!洛娜尖叫一声,随即昏了过去.那个人微微转头,对洛娜和幻雨笑了一笑.随即转过深面对阿尔泰侯爵.幻雨从这个人身上,感受到了不比阿尔泰差的魔力.”朋友.....你总是爱阻挡我.””是阿.我怎麽能让你成功?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而已.”年轻人沉稳的笑了.”你和那个长的像你的小鬼,再加上一个小女娃儿,情况好像对我不利.””是没错.””那我就先走了.”阿尔泰说完,又使用飞行术,转眼间消失在众人视线.那个像幻雨的年轻人这时候说了:”我们去旅馆谈谈吧.”费力的背著洛娜,手上还拿著东西,加上刚才打斗过,幻雨显得狼狈不堪.那个年轻人看幻雨好像很可怜,还帮幻雨拿了一些东西.两个人走在路上,活像一对双胞胎兄弟.”阿!幻雨,你回来啦?”兰德看到幻雨背著洛娜,露出了”这是怎麽回事”的表情.但是看到後面那个年轻人.”呃阿!什麽!?”听到兰德的大叫,星月也跑了出来.但是星月看到那个年轻人,又看了看幻雨,做出了一副沉思的表情,於是昏了过去.幻雨才刚把洛娜放下来,又得急急忙忙的跑去扶著星月,把自己玩的累死了.偏偏兰德又吓到说不出话来.那个年轻人微笑的看著幻雨忙来忙去.”你就是幻雨吧.””是的.”折腾了好一番,幻雨和那位年轻人总算能好好的谈话了.兰德也渐渐平静了下来,不过还是不太能接受眼前的事实.”阿尔泰是你的朋友吗?”幻雨丢出这个问题.年轻人仔细的想了想.”也许在某些方面可以算是朋友吧.但是理念上我们是相对的.””什麽意思呢?”年轻人没有回答幻雨的问题,反而提出了另外一个不相关的事情.”对了,幻雨.可否借剑一观?””咦?好.”幻雨随手一抓,把幻之剑拔了出来.幻雨把剑柄交给了对方”果然.这个是神器没错.””神器?””你难道不能感觉到这剑东西同一般武器不同之处吗?””这把剑是我父亲留下来的.我一直只知道这是一件魔法武器而已.至於神器的事,我没有听说过.””那刚好,我就顺便把一些有关的事情告诉你吧.””洗耳恭听.”年轻人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并且把剑放在桌上.”你仔细感应.这把剑上可以感受到人类的气息.”(人类的气息?废话.这把剑天天跟人类接触,当然有人类的气息啊.)幻雨心中这样想著.但是对方好像看透了其内心所想.”不用觉得奇怪.我说的是从这把剑身上可以感应到人类.””.......很难懂.””所谓感应到人类......我也说不上来.我研究神器已经很久了.但是我所发现的就是在神器上可以感应到某种东西.这把剑上面感应到的是’人类’.””你指的是,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东西?””应该是吧.”幻雨闭上眼睛,决定再试一遍.张开眼睛看著剑.果然,幻雨脑中浮现出”人类”的印象.这种印象很难描述.总之就是会自然的联想到.”奇怪.怎麽会这样?””这就是神器.每一种种族都有属於自己族的神器.人类的剑,半兽人的刀,龙族的枪,精灵的弓,矮人的斧,魔族的杖,还有半身人的槌.人类之剑就是你眼前这把幻之剑了.””那麽其他神器呢?””......那要追溯到一千七百多年前......”年轻人这样说著,好像在回忆著某件事.一千七百四十年前,在现在的林斯兰德大平原上,龙族的怪物部队迅速的追击人类的部队.人类部队从东方渐渐败退往西方.龙族首领,金龙卡布森希,化身成为人类的模样.手持光辉龙枪-圣龙刺,使用飞行术飞在部队最前头.人类部队虽然在败退,但是却退的井然有序.丝毫没有混乱的样子.而且有时候甚至会回头作战一下子在继续撤退.卡布森希为了在这次彻底打败人类,可说是投入了全部的部队.所有部队狂乱的追击人类部队.在大草原尽头,却有著卡布森希料想不到的部队埋伏著.这是人类首领-林斯兰德和他的六位生死之交所带领的部队.这七个人,分别是林斯兰德·那罗克,希斯·洛尔达,那洛克·霍恩,莲·西丽雅,凯罗·雷顿斯,布兰克·克莱恩,还有一个是达兰那·修尔洛.七个人号称”神器追寻者”.这七个人分别带领部队埋伏在七个方位.基本上这些方位连起来是一个曲线.这是林斯兰德预定卡布森希的撤退路径.卡布森希持续追击,终於接近了草原尽头.也遇上了那洛克带领的第一对伏兵.原本卡布森希并不把这些兵力放在心上.但是两生炮响,两旁又出现了达兰那和莲的伏兵.先是一轮箭射.由於卡布森希的部队都聚集在中间,因此马上就有重大的伤亡.加上那洛克的突击,龙族部队呈现了混乱.卡布森希就是没料到原来人类还有这样的实力可以反击.於是开始撤退.撤往林斯兰德预料的地方.退路上都布下了伏兵.龙族部队能够撤退全靠卡布森希和蓝龙-那兰克洛的攻击魔法.才能安然的撤退.但是,兵力和魔法力都消耗的差不多了.却看到林斯兰德带领了部队出现在四周.这场战争史称双月之战.林斯兰德的部队将龙族部队尽数歼灭.但是林斯兰德和卡布森希的决斗,却让这两个世界上最强者消失在世界上.连尸体也没有.直到一千七百年後的今天,仍然是个迷.不过这个迷已经没有人记得了.七件神器原本都在卡布森希手上.但是战争中圣龙刺和幻之剑就这样消失了.只留下五件神器.但是之後却尽数被林斯兰德的继承者-希斯·洛尔达给毁去.其原因就是因为神器可以左右种族的兴亡.虽然不过是传说.从此以後,七神器消失在世界上.没有人记得,也没有人知道.直到现在幻之剑再度出现.一千七百年後的今天,没有人记得七神器,没有人记得林斯兰德.只有皇宫档案中才有些许林斯兰德的纪录.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还有众多优质达人分享独到生活经验,快来新浪众测新闻资讯,体验各领域最前沿、最有趣、最好玩的产品吧~!下载客户端还能获得专享福利哦!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中国逆周期政策连续发力效果显现新闻资讯,4月新增人民币贷款及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等金融数据全面好于预期新闻资讯,M2增速并创下近三年半新高。分析人士认为,随着复工复产力度加大,国内经济逐步恢复正轨,企业需求亦处缓慢复苏中,但整体尚难言强劲。

,,安徽11选5
上一篇:基建公司 腾讯云副总裁穆亦飞:线上办公、新基建等周围迎来新发展机遇    下一篇:[大发彩票]财叔双色球第20047期:红三区转温    

Powered by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