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罗斯峡谷已经不再是幻雨当初路过的样子.这里骑马依然是很容易通过.马匹的肌肉也比较坚硬不怕刮伤.但是对於幻雨可就实在很困难.因为原本的道路上,突然多出n丛荆棘.至於荆棘两侧则是光

第三章刺客公会一战(7/29)

克罗斯峡谷已经不再是幻雨当初路过的样子.这里骑马依然是很容易通过.马匹的肌肉也比较坚硬不怕刮伤.但是对於幻雨可就实在很困难.因为原本的道路上,突然多出n丛荆棘.至於荆棘两侧则是光滑的山壁.幻雨一面咒骂著,一面”披荆斩棘”的慢慢往前推进.”可恶.....这一定是人工的.还有巨蛇怪的袭击!这些一定都是那个女的干的!”幻雨指的是女刺客.这时候,荆棘丛旁边的峭壁缺口上,传来了说话声.”雨大将军,说什麽呢?”黑色夜行装,黑色蒙面布.又是那个女刺客.”果然是你干的吧!””什麽东西呀?””巨蛇怪!还有眼前这些混帐荆棘!””巨蛇怪是我搞的,这些荆棘可不是我呀.””呃呃呃呃呃......””上来吧!我带你走山路.””咦?”幻雨带著一头问号,迷糊的纵身跳了上去.果然,山壁的缺口中有一条小路.女刺客展开轻功,在山路上飞奔著.幻雨也展开轻功追了上去.”喂.你不是要来刺杀我的吗?为什麽帮我?””真是的.趁人之危不是我的作风.”无言的飞奔了一段路,终於又看见了平地.”前面一直过去,就是帝尔芬了.””呃,等等.””干麻?难道你不想回去?””我是说,你认为我回到帝尔芬之後,你还有把握杀的了我?””呵.游戏嘛!””......””那麽再见了!”女刺客转身走了.幻雨稍微楞了一下,随即展开轻功,风似的飘了出去.随手一抽,又把她的蒙面布抓了下来.这时候,旁边却突然传出来一阵说话声.”星月.你难道不知道,身为刺客,蒙脸布一再被揭开是很丢脸的事情吗?”夜色中一道人影落了下来.”我.....””你的任务早就失败了.上面的要求你回去复命.””什麽?”站在一旁的幻雨也吃了一惊.失败的刺客若是被要求回去”覆命”,那麽正确说来就是”没命”了.幻雨开始觉得不插嘴不行了.”喂,我这麽重要阿?原来我一条命这麽值钱.””你的命当然值钱.””咦?””上面交代了.杀了你,酬劳可说相当丰富.”这时候,被称为”星月”的女刺客开口了.”烈日,我不管上面怎麽讲,总之他是我的.””星月,你就是存心跟我和上面过不去了?””想杀他,先过我这关.杀他是我的权利!”幻雨在旁边越听越好笑.这两个刺客明明都是派来杀我的,偏偏他们自己内哄了起来,而且”目标物”还轻松的在旁边看.而且,就幻雨计算.这个”烈日”应该也不比星月强到哪里去.这两个人凭什麽把自己的性命拿来当作”权利”?幻雨一面轻松的啃著乾粮,一面看著两个刺客闹内哄.”星月.你走开.我不想跟你动手.””烈日.你要杀他,就要过我这关.””你这就是存心胳膊往外弯罗?””......””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幻雨了解刺客这种职业,所需的就是胆识和残忍.实力反而在其次.以这样而言,烈日算是不错的刺客了.至少比星月好的多.如果一个刺客这麽优柔寡断的话,以幻雨的实力,她早就死n次了!不过,看著两个刺客打斗,幻雨发现星月的实力比烈日还要好的多.只是星月往往手下留情;反观烈日,招招都不像是切磋的招数.完全走著杀人的路子.所以到现在两人还打个旗鼓相当.烈日使的两把匕首,走的却是双爪的路子.招招都离不开偷袭一类.这种既不正大又不光明的招数,幻雨看了就讨厌.星月右手单刀,左手长剑.两手分别使用不同招数攻击.虽然都是刺客,但是星月的招数就顺眼多了.而且基於她维护过自己,幻雨自然而然的站在她这边.匕首单刀长剑互斗了一阵,幻雨突然感觉到几点寒光.烈日把流星镖夹在匕首中,随匕首挥动发射出去.幻雨在旁边越看越不高兴.虽然两个人都要杀自己,但是烈日的招式实在很卑鄙.星月本来就手下留情,还要架档流星镖,自然渐处下风.”喂!还放暗器.真卑鄙.”幻雨站在旁边,不客气的开始讽刺烈日.烈日并不答话,反而加紧手头的攻击.尽管星月守的密不透风,但是终究有一枚流星镖穿入了刀剑之中.流星镖直逼星月面门.幻雨见势头不对,手一挥,一块土黄色的东西飞了过去.流星镖就在钉入星月面门的前一瞬被那个东西撞飞了.仔细一看,那个东西就是幻雨刚刚还在吃的乾粮.幻雨不等烈日反应过来,幻之剑寒光闪动,转眼间贴在烈日的脖子上.幻雨的轻功已经练到出神入化.在西大陆是无人可及了.”我说过了,放暗器的人我最不齿.”幻雨把剑稳稳架在烈日脖子上,残忍的说著.”哼.要杀就杀.上面自然会派别人对付你......””喂,星月,这家伙怎麽处置?”星月还在呆滞的状况之下,听到幻雨的问题还一时没办法回过神来.结果幻雨连续问了三次,才让说话的对象听到.”呃...””快说吧.怎麽处置?喂,现在不是脸红发呆的时候,快点.”烈日还是一脸不在乎的表情.星月考虑了一下,最後还是开口说了.”放了他吧.””好.””咦?”星月露出疑惑的表情.幻雨已经把幻之剑收回到虚空当中,负手而立.烈日羞耻的瞪了幻雨一眼,随即往来路飞奔,瞬间消失在山道中.这时候幻雨突然身形急闪,一下子就站在星月的面前.幻雨对星月露出一个微笑,随即往前倒在星月身上.幻雨的背後钉著三枚流星镖.”拜托!已经两天了!怎麽幻雨还没回来!”拉尔烦躁的坐在领主办公处,兰德等人也都聚集在这里.洛娜已经被凯斯的睡眠魔法弄的睡著了.现在是9月13日晚上.”幻雨的实力大家都知道,应该很难出意外吧?”兰德还是维持平时的冷静,凯斯一言不发的瞪著窗外.沉默.....一个穿著一般村姑服装的少女,背著一个男子,正在走向帝尔芬.这两个人就是幻雨和星月.流星镖上的毒性并不大,但是却是会累积的.累积之後效果还会加强,是属於一种化学毒.效果就是麻痹,不会影响到意识.也就是说,除了不能动以外,幻雨是很享受的趴在星月身上.反观星月,背了幻雨两天,已经快被压扁了.”我说星月呀,现在杀我不是最好的时机吗?怎麽又不动手了?背著我是要上哪里去阿?”幻雨明知前面就是帝尔芬,还是故意调侃星月.对於幻雨来说,这种感觉满新鲜的.因为平时的幻雨都是”敬女人而远之”(除了洛娜),很少有幻雨”不怕”的女孩子.”哼...你,不是说你回到帝尔芬要杀你就不容易了?我偏偏要让你回帝尔芬再杀你!””呵......”幻雨可以清楚感觉到,这几句话中根本没有杀气.一个人如果想杀人,除非刻意压制,否则只要有锻鍊过精神层面的人就可以感受到杀气.即使压抑,也不会完全不见.现在星月身上丝毫感觉不到杀气.如果现在星月动手杀了幻雨,那是稳操胜算.但是她并没有这样做.凭著这点幻雨就相信她以後不会跟自己作对.星月轻功相当不错,就算背著幻雨,还是能轻松跃上城墙.过了城墙,星月随即往领主办公处飞奔.匡!”什麽声音!?”拉尔听到重物坠地的声音,马上冲到门口去,却看见幻雨抓住一个少女,笑嘻嘻的站在门口.星月飞奔道领主办公处门口,随即把幻雨重重往地上一摔,说道:”我还会回来.”谁知道,幻雨摔在地上之後,马上身形一闪就抓住了正要离开的星月.虽然中毒颇深,但是幻雨中过一次这种毒,体内的抗体加上自身疗毒功力,这个毒早在数个小时之前就解开了.这时候,就看到拉尔打开门,迅速的冲了出来.”幻雨!幻雨呀!”拉尔出来以後没多久,就看到洛娜把拉尔一把推开,直接投入了幻雨的怀抱.”唉呀,你这是在流什麽阿?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别哭嘛.”这时候,幻雨眼睛往其他人一飘,就发现拉尔正在漏出不怀好意的微笑.”幻雨阿,这回又带了谁回来阿?”听到拉尔这样讲,星月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幻雨尴尬的想抓头,但是一只手抓著星月,一只手又抱著洛娜.总不能拿脚来抓头吧?”对了,说到她,洛娜,帮我照顾她可以吧?”这时候星月急忙说了:”照顾?我....””好阿,可以阿.”洛娜居然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但是洛娜紧接著就问:”她是谁呀?””呃.....她是想杀我的人.””喔.””咦?洛娜,你不觉得奇怪吗?””反正你回来就好啦!你本来就是一个怪人嘛.””呃.....”不知道为什麽,洛娜第一眼看见星月,就生出一股亲切的感觉.所以对於幻雨要求自己照顾她,也就不会排斥和忌妒.被打上”怪人”标记的幻雨,马上被大家抓进了领主办公处.众人不停询问他独行的两天发生了什麽事情.幻雨也都一一道出.好几次大家都替幻雨捏一把冷汗,不过听到结果之後都”去~”了一声.听完幻雨的描述,洛娜笑嘻嘻的拉著星月的手说著:”哇,那你还是幻雨的救命恩人咯.””我.....”太阳又再度从森林的那头探出头来.白天再次迎向帝尔芬领地.今天是九月十四日早晨.幻雨趁著众人尚未起床,施展轻功四处巡了一下这个属於自己的领地.主要目的就是了解领地的建筑分布状况.这个城的城防相当坚固.这点从帝尔芬一战就看得出来,四周都有城墙(废话), 山西11选5彩票网城的东西两面各有一个城门.而且因为四周有森林, 山西11选5彩票平台所以要防守这座城可以说相当简单.城外有好几片田地是新开垦出来的.原本的田地都聚集在内外城之间.城内则是居民的聚集地方.至於领主办公处则坐落在城的东方, 山西11选5中奖查询地点比较高, 山西11选5官网可以俯瞰整个领地.居住区中央则是市场.看著这个领地,幻雨也很佩服上一任领主的能耐.至於这一段时间以来兰德也相当领导有方.这个领地基本上还是一同往常的运作.幻雨飞奔一阵,决定开使用漫步的方式轻松的漫游.看著农民们一大早就到农田工作.很多卖面包的商人们也开了店门准备做生意了.幻雨走到一家店前面,选了一个二十铜钱的烧肉面包(详细币直请参考设定集).那个商人看见幻雨先是楞了一楞,随即高兴的说:”唉呀!领主大人这麽好兴致!面包就请您吧!”幻雨也楞了一下,不过想到自己的特徵实在太好认了,於是笑了笑,还是把二十铜钱放在柜台.一面啃著面包,一面走回领主办公处.领主办公处旁边就是兵营.拉尔等人也睡在那里.幻雨决定自己一个人去领主办公处,看看最近的公文兰德处里的怎麽样.神奇的是,公文架上完全空空的.幻雨不得不对兰德处里公文的能力作出赞叹,幻雨轻松的坐在办公桌前面,拿出幻之剑轻松的把玩著.这时候,门轻轻的打开了.开门的人是洛娜.看到幻雨在里面,洛娜有点惊讶.幻雨也有被吓到的感觉.不过幻雨还是站起身来,洛娜轻轻的投入了他的怀抱.”幻雨.....””嗯?””好奇怪......””怪什麽?””不过才分开两天......却有一种好像分开两年的感觉.””咦?我还以为这是我自己的错觉,你也是这样感觉吗?”幻雨嘴上虽然一副开玩笑的样子,但是内心却相当感动.同时也更确信两人的感情是坚定不移的.尽管嘴上没有多说,反正心里都知道就好了.两人沉默不语,互相体会著对方的心事.”什麽人!”幻雨一甩手将幻之剑丢了出去,并且钉在墙上.躲在墙外面的星月却被幻雨掷剑的力量震盪的跳了起来.”咯咯咯.....幻雨阿,何必这麽用力嘛.””呃....我怎麽知道是她?”收回了幻之剑,幻雨又找来了两张椅子,让洛娜和星月也有地方坐著.洛娜笑嘻嘻的坐了下来,星月则是红著脸坐了下来.这时候,门口传来拉尔的声音.”唷,幻雨,这麽早阿?还有两位美女相伴?真不错阿!你可真会享乐!””.....”洛娜还是笑嘻嘻的,星月还是脸红红的,只有幻雨从本来的潇洒变成呆滞.”那麽,你这几天就要去首都罗?”众人聚集在办公处,兰德轻松的问著幻雨.”是阿,兰德你也会去吧?””说好的嘛!我当然也会去.什麽时候出发?””当然是越快越好.最好明天就启程.””那麽,领地的事情......””就交给凯斯跟拉尔吧.””嗯,我也是这麽想的.”去首都的路不算短.上次幻雨做到一天过去也是靠全力奔驰.这次他们打算放慢脚步,进行一趟轻松的旅程.其实幻雨这样计划也是有另外一番计较,因为洛娜也要跟著去.这次去首都意义非凡,不但要见见阿尔泰侯爵,还要把洛娜送回王位!在准备的期间,幻雨意外的发现洛娜居然浅藏著魔力的活动.於是幻雨决定”偷偷的”教她一些魔法.隔天,到了要出发的时刻.幻雨正在偷笑著.在做准备工作的期间,幻雨偷偷让洛娜学了几个初级魔法.而洛娜本人却不知道.哈哈,幻雨窃笑著.”幻雨,笑什麽那?””没,没事.””好奇怪耶.”洛娜还特别摸摸看幻雨有没有发烧,确定幻雨没事以後,才让幻雨把她抱上马去.事实上,洛娜现在已经学会初级的飞行术了.兰德虽然不知道幻雨做了些什麽,但是知道幻雨一定有是瞒著洛娜.当下也不揭破,上了马,三人在村民的簇拥下离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幻雨又有点失常了.”呃,幻雨,你还好吧?”洛娜担心的问著幻雨,兰德轻松的往下俯视.三个人坐在树上,树下的是一批半兽人.至於马匹,早就不知道躲去哪里吃草了!第一天旅程刚开始还算顺利.但是出发了以後就遭到半兽人的袭击.幻雨开始怀疑各领地的居民眼睛是不是出了什麽问题?居然连这麽一批两百多只的半兽人都没看见阿?幻雨等人在森林中好不容易避开了半兽人的攻击.守夜的兰德因为作战筋疲力尽的缘故居然睡著了.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陷入了半兽人的包围之中.以幻雨的功力,可以利用附近的森林地形做掩蔽逃出去,甚至载著一个人都没问题!问题是,现在不会轻功的有两个人.兰德是他的好朋友,也是帝国的大皇子,不可多得的人才.要放弃他幻雨是做不到的.洛娜呢?尽管没有大公的身分,幻雨也不可能弃她於不顾.因此才一直都困在这里.”呃....气死我了!”幻雨强压怒火,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手握幻之剑指著下面大骂.下面的半兽人则是紧握住大刀,死死瞪著幻雨.”阿....好想睡觉阿.....”幻雨和兰德一面聊天,一面盯著下面的半兽人.”算了,看看星星好了.今天晚上星星满漂亮的.”兰德用轻松的姿势,看著天上的星星和月亮.”是阿,还是满月呢!”这个是属於洛娜女神的月亮.这样幻雨不得不想到靠著自己,正在睡觉的洛娜了.洛娜紧紧抓著幻雨,嘴角还露出微笑呢!看著洛娜,幻雨心理面也感觉满暖的.尽管下面有一批半兽人.在这个暗夜,这个有月亮又有星星的晚上,幻雨看到了应该出现的东西.星月穿著夜行装,落在幻雨那颗树的顶端.”你怎麽会来这里的?””你的命是我的,我怎麽可以让这些肮脏的生物捷足先登?””......”明知到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却还是一提再提.这种行为让幻雨觉得啼笑皆非.不过星月到是来的刚刚好.”好吧,我看我们就快点摆脱这些半兽人吧.””那个大皇子就给你背了.”星月一面说著,一面把睡梦中的洛娜背在自己身上.幻雨虽然很惊讶星月居然知道”大皇子”这件事,但是还是迅速的把兰德给背在背上.”准备,跳!””吱吱!他们要逃走了!”半兽人还来不及反应,幻雨两人就从树上跳了下来.好几个半兽人被当成垫脚石,两人就从半兽人们的头上跳了出去.奔驰了一阵子,终於再次摆脱半兽人的追击,而且森林的出口就近在眼前.充当座骑的两个人有一个已经累倒了,当然就是功力较浅的星月.幻雨轻松的坐在树枝上休息,星月则是靠著树干,喘著气.兰德擦著汗,把长剑收回剑鞘,在旁边喘气.洛娜被幻雨放在一处较平稳的树枝上,睡的正香呢.幻雨从洛娜这一点,可以看出来星月虽然功力浅了点,但是轻功相当好.”喂,你还这麽想要我的命阿?””哼.””算了,我有件事要请你帮忙.””嗯.咦?””关於兰德的身分,请你不要说出去.””呃.....”星月稍微低下头,声如蚊蚋的说:”以後,这样的小事可以不用跟我提......””幻雨,谢了.””谢什麽?””要不是你,这次恐怕很难出去.””你应该谢星月.要不是她,我们要出去可没这麽简单.””还有,谢谢你帮我隐瞒身分.””别客气.举手之劳.”幻雨和兰德坐在树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天色已经有一点亮了.星月跳上树枝,坐在洛娜旁边.”唉.....你真美.”这句话从树上传进了幻雨的耳朵里面.但是因为不解其意,幻雨也就懒得多问.刚睡醒的洛娜,茫然的看著身旁的一切.包括幻雨的笑脸.”睡的好吗?””嗯.....””怎麽了?看你一脸呆滞的样子.””好奇怪,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麽事?””没事阿.””那半兽人呢?””远远甩在後面了.””......那还说没事!你没受伤吧?一个人要载两个人很辛苦的.”洛娜一面说,一面担心的在幻雨身上东摸摸,西翻翻.”呵,我倒是没事.真的应该感谢她.”幻雨一面说著,一面把右手指向星月,左手则是负责制止洛娜继续乱摸.”喂!别再摸了,好痒阿!””呃.人家担心你嘛.咦?星月什麽时候来的阿?”--------------------------------------------------------------------------------”啊,走在平地上比森林好多了!”幻雨轻松的走著,离开了森林范围,罗兰就近在眼前.”我也好久没来首都了.”兰德一面走,一面看著首都的方向,感慨良多的样子.”对了,洛娜,回家的感觉怎麽样?”轻松之馀,幻雨转头问勾著自己的洛娜.洛娜把脸贴在幻雨的手臂上,依偎在幻雨的身旁.”回家....如果可能的话,我其实不想回去.””是因为阿尔泰吗?””嗯.....自从妈死了以後,我对首都已经没什麽留恋了.””喔......”兰德微笑著,看著两人谈话.星月已经换下夜行装,穿上了朴素的村姑装扮,一言不发的走著.幻雨稍微转头,看见星月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觉得有点奇怪.想逗她高兴一些,又不知道怎麽做.想了想,幻雨拿出幻之剑,打算试她一试.幻雨用手指夹住剑刃,把剑柄递往星月.”喂,星月.””干麻?””不是很想要我的命?””.....”幻雨这样的举动,倒是把洛娜吓了一跳.星月还是一脸心不在焉,接过了剑,往幻雨面前一划.幻雨的黑长发掉了两根下来.”你已经死两次了.”星月把幻之剑还给幻雨,继续自顾自的走著.洛娜露出了安心的微笑,兰德用深遂的眼神看著幻雨.幻雨对兰德的眼神报以一笑,顺手摸了摸洛娜的额头.”唷!这是谁?幻雨老弟!”罗兰的守备队长,远远就看到幻雨,於是自己亲自来迎接.”唉呀!队长!最近混的还好吧?””去!饿肚子一个月,你说能多好?””哈哈哈.”队长看了看幻雨和洛娜,又发现两个不认识的人.幻雨注意到这点,赶忙介绍了.”阿!这位是兰德·那罗特,上次也有来首都.算是帝尔芬的内政首长.””喔!幸会幸会.”礼貌性的和兰德握了手,眼睛又飘到星月身上.不等幻雨开口,队长这害死人不偿命的嘴巴又开口了.”唷!出城一个,进城又一个!幻雨老弟你真是有办法!艳福不浅!”城墙上的士兵又开始偷笑了起来.幻雨真是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这时候,队长又带著邪恶的笑容,有意无意的靠近幻雨.”真有你的,连刺客公会的高手都被你弄到手了,厉害!””......”幻雨偷偷转头看了看星月.星月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但是那个脸色分明就是有听到,一阵青一阵红的.幻雨等人又去了上次在首都住过的旅店.那个老伴看到幻雨再度光临,乐的跟个什麽的!”唉呀!领主大人您又来啦!小店真是被您照的蓬荜生辉.....”奉承了老半天,连一些不适合的形容词都跑出来了.听著老板在那边说,幻雨头都胀了.托老板的福,幻雨到达首都的事情,在一天之内传遍了首都.也因为这样,有一堆人都聚集来这家旅店,想看看传说中的英雄是什麽样子.”传说幻雨”来到罗兰城的消息把整个罗兰稿的沸沸扬杨的.首都虽然还是正常运作,但是自从洛娜失踪以後,政府已经开始混乱.权利通通掌握在阿尔泰侯爵手上.原本的重臣,洛娜的亲信们纷纷规避.形成了朝中一人专政的局面.这种局面因为时间不久长,所以并没有带来整个国家的混乱.因为这样的混乱,所以幻雨到达首都的事情居然没有传到阿尔泰耳里.幻雨对阿尔泰手下情报网致上最高的敬意.”不可能这样都没发现吧?”兰德轻松的说著.今天是9月18号晚上.幻雨等人在首都已经住了好几天.”虽然事实如同现在一般,但是我也觉得似乎很不寻常.””对了,好像有个人消失好几天了.””你是说星月?””是阿,幻雨.你都不担心吗?””不会出什麽事吧?她可是专业的刺客唷.””就是因为这点.””什麽......糟糕!刺客公会!”在外游荡了几天,星月还是决定回刺客公会覆命.公会的地点相当隐密.这个建筑物坐落城东,一楼是酒店.二楼是旅馆客房.公会就位在地下室.星月一走进公会,马上就被两个人压住.公会会长就正坐在前面.”哼!你干的好事!””.....””任务失败还敢回来?””就算失败还是要覆命......这不是公会会规吗?””哼,叫你去刺杀别人,反到帮起别人来啦?””......””既然任务失败,那我只好拿你去跟阿尔泰那家伙交代了!”被两个人扣住的星月,根本没有逃脱的能耐.”你确定要这样做吗?幻雨.””呵呵,这东西就近在眼前了.他们将会见到结束营业前用最精采方式进门的客人!”刺客公会门口,幻雨和兰德骑著马,气势汹汹的站在门口.幻雨抓出幻之剑,兰德也拔出了自己的长剑.”幻雨阿.......我还是觉得这样不太好.””没关系.以後他们要看到这样进门的方式也不容易了!阿不!我可不确定明天还会不会有这座建筑物存在!”双腿一夹,手挥长剑.幻雨就这样骑著马冲了进去.刺客公会正上方的店就惨遭幻雨荼毒.兰德还来不及进去,一楼就快毁了.一堆客人从门口冲了出来.接著,幻雨也骑马跑了出来.然後,原本在二楼的旅店客房就变成了一楼.兰德惊讶的看著这一幕.”幻雨......是不是太夸张了一点?””你们两个想怎麽样!”酒店的老板(实际上是刺客公会的公关.....)带著店员(公会刚加入的成员)手拿武器,冲著幻雨两人理论.”不想怎麽样!把人交出来!””什麽人呀?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哼哼.....亲眼看著她走进去.你不要跟我说我眼睛有问题!””唷,上面好像有人找你来著.””哼......””我就去会会这个名满天下的雨大将军吧!这样正好,把任务顺便解决了.烈日,非云,暴雨.你们三个带几个人跟我来.”酒店老板呱啦呱啦的说了一大堆敷衍的话,幻雨完全没放在心上.只是不停逼对方交出人来.气氛越闹越僵.反正幻雨早就打算动手,早一刻和晚一刻也没什麽差别.幻雨其实比较想和有资格做主的人动手,不过为了引出这个做主的人,幻雨打定主意要给这个假老板一个教训.闪身,出剑,擒拿.一气呵成.不到几秒钟,这个假老板就落入了幻雨的手里.”喂,你说够了没.我来这里除了要人以外,还要找你们的负责人谈谈.至於你这种守门员,我可没兴趣.””阿!阿!你!”这时候,本来是二楼的客房底下传来低沉的说话声.压在说话声上面的客房其中一角也被震开.”雨大将军,要找负责的人,也不用动用到这种手段吧?”说话的人正是刺客公会的会长.”哼!人呢?”紧握住幻之剑和手中人质,幻雨气势汹汹的质问著公会会长.”人?呵.你是说那个叛徒?””废话!””不错.人是在我手上.你想怎麽样?””交出来.”幻雨一面说著,一面把搭在人质脖子上的剑晃了一晃.”你是想拿你手上那个威胁我?””什.......麽?”只见旁边的非云右手一抖,幻雨手上登时变轻.那个假老板已经被拦腰砍断了.”呜呃!”旁边的兰德差点吐了出来.幻雨抛下手上半截尸体,紧握幻剑,死瞪著那批讨人厌的刺客.”你们.....””这就是刺客.不择手段.””真是让人讨厌......”话音未落,烈日,非云,暴雨三人已经手持匕首,冲了过来.”兰德,後退!这种打法你一定吃亏!”幻雨以一敌三,手中长剑舞动.兰德就乖乖的退到了远一点的地方.因为上次对付烈日的教训,幻雨格外堤防暗器.因此即使三人使用流星镖,也伤不到幻雨分毫.兰德站在旁边专心的研究幻雨的剑法,发觉幻雨剑法相当多样化.有时大开大阖,气势非凡;有时小巧灵动,变化多端;有时候甚至从不可能攻击的地方出剑.如果说消去三个敌人不看,这样的剑法简直可以说是艺术.但是兰德也知道,这是凶险的格斗.斗了数百回合,幻雨依然脸不红,气不喘.三名刺客中的高手却已经汗流浃背.这个会长的面子如何能挂的下去?就再会长咬牙切齿的看著四人相斗的时候,两个会员把星月给押了上来.兰德远远就看到了.吃惊之馀却也莫可奈何.有个人质在对方手上,幻雨无论如何也没有胜算了.”喂!雨大将军!你看看这是谁?”双方立时罢斗.幻雨看也没看,就知道是怎麽一回事了.刺客公会的目标就是自己,当然也要不择手段的对付自己了.”放下武器吧!”会长看著情况对自己有利,便不客气的喊著.旁边的星月急忙出言喝止幻雨.”幻雨!不要!你拿著武器一定可以活著,放下武器就是一定会死!””哼......”幻雨也知道结果会是怎麽样,但是还是把幻之剑用力的一甩.剑就插在土里.”幻雨......”星月眼看著幻雨弃剑,希望也随著剑埋进了土里.这时候,幻雨突然发现,兰德不见了.就在幻雨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两道火焰刃从旁边飞了出来,登时把押著星月的两个人劈成两截.幻雨知道这一定是兰德的杰作,但是却不知道这火焰是怎麽来的.幻雨还没反映过来,星月就展开轻功,一个翻身拔出土里的幻之剑,接著就拖著幻雨绝尘而去.这时候,罗兰的守备队才珊珊来迟.为什麽呢?这时候听到了被停薪一个月的队长的声音.”唉呀!真是的!让他跑掉了!”嘴上是这样说,但是语气听来却很假.其实会来迟,除了这个队长的主意之外,队员们也相当配合.大家都支持这个传奇人物.公会会长气的跳脚,却也莫可奈何,因为守备队长大人正在盘问他呢!不过就算让幻雨跑掉了,相信应该还是找的到.毕竟罗兰可是他们的地盘.”洛娜!这里真的很危险!没事干麻跑来!?””不是啦!你教我这麽好玩的东西,我当然要过来帮帮忙阿!”洛娜一张小脸兴奋的红扑扑的.四个人躲在别人绝对想不到的地方讨论著.这个地方是罗兰首都图书馆的管理员办公室.自从幻雨离开以後,新的管理员一直都没派来,所以这里一直空著.”拜托!魔法是很好玩!可是不是拿来玩命的阿!””唉唷!我只是躲在後面帮兰德大哥做成火焰剑而已嘛......””总之以後别在这样了.””呃.....好啦.”看著洛娜可怜兮兮的道歉,幻雨自己也觉得讲话有点太重了.於是摸了摸洛娜的额头表示安慰.”一直躲著也不是办法.我们还要去见阿尔泰呢.”兰德一如往常的说著.这时候,门口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幻雨老弟阿!阿尔泰府门禁森严,没人帮忙可不容易进去阿!””唷!队长!居然被你找到这里来了!””废话!这里可是我的地盘,我怎麽能不知道呢?猜也猜到你一定不会回去旅馆.””对了,刺客公会那边怎麽样了?””我带了那麽多人去,他们当然不敢说什麽.你以为他们全部都跟你的两个美娇娘一样会魔法,一身武功阿?”兰德把正在喝的水喷了出去,幻雨差点要冲去把那张害死人的嘴给缝起来.

  排列三第2020080期开出奖号384,号码012路比为1:1:1,奇偶比为1:2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大小比为1:2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和值为15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跨度为5。

,,福建快3
上一篇:持续扩大有效投资 闻库:“新基建”扩大了有效的投资,赋能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    下一篇:没有了    

Powered by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