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这个地方,因为隔绝了魔力,所以要用魔力侦测一类的魔法来找到这个所在是不可能的.幻雨就在这里研究招数.在这几套招数完成之前,只好暂时打消去霍恩皇城的目的了.其实这个地方离霍恩王

第二章东洋倭国忍术(10/29)

住在这个地方,因为隔绝了魔力,所以要用魔力侦测一类的魔法来找到这个所在是不可能的.幻雨就在这里研究招数.在这几套招数完成之前,只好暂时打消去霍恩皇城的目的了.其实这个地方离霍恩王城也不远.这里是布鲁那希斯岭的某个山谷中的低地.但是新招还没想出来,幻雨可不想太早引人注意.按照推测,那个突然出现的魔法师,应该是从霍恩魔法公会找来的人.林斯兰德说,魔法公会起源在洛尔达历531年成立的.据说成立的背景除了众多魔法师以外,还有一个叫做”阿尔泰”的人在幕後帮忙.不用想幻雨也知道那就是卡布森希.只不过魔法工会的人不一定知道那就是五百多年前与希斯等人争雄的那头爬虫罢了.幻雨天天都会拨一段时间听林斯兰德讲历史.从林斯兰德得知了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但是林斯兰德始终把其中一段保密不让幻雨知道.说是时机未成熟.(我成你个头......)幻雨每次都这样想著.时间还是流动著.每天太阳东升西落.一切事物都不停的流动.除了幻雨的招数.学习一套武功很难,但是全部打碎重新创作是更难.幻雨花了好一段时间,才能想出个一两招来.实在是厌烦的紧.索性暂时放弃招式,投入魔法修练之中.至於去霍恩,就遭到无限期拖延.幻雨打算先研究好魔法,再把魔法融入招式,以求更加顺畅完美.林斯兰德对於幻雨的做法不予置评.因为这也不是很差的想法.除了历史,魔法方面林斯兰德也帮助幻雨很多忙.兰德每天操练自己的剑术,有不懂的地方就找幻雨来问.兰德希望自己不要成为一行人中最没用的一个.星月,每天还是冷冷的样子,看著幻雨练功.洛那呢?她大概是最快乐的一个了.每天煮饭,有时间拿来练练魔法.偶尔种种花,偶尔缠著幻雨聊天.时间还是流动著.幻雨拿著剑,在小屋附近练剑.自从上次发明那一招以後,幻雨虽然还在继续构思,但是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拿起剑了.现在已经是十二月初.为了隐藏自己,幻雨把魔力压抑到很低,这样就算用魔力感测也很难探查到这里来.还是那五个动作.幻雨已经练到相当熟练.剑影飘飘,身行晃动,显得异常潇洒.突然,幻雨感觉到一股”气”正在快速移动,而且正在往这边接近.幻雨立刻提高警觉.这个人的轻功绝对不比星月差.树上,一道人影闪过.对方并没有发现幻雨,幻雨仔细观察他的服装,发觉有点像罗兰刺客公会成员出任务的服装.蒙面黑衣.幻雨纵身跳起,一剑冲著那人砍去.那人吃了一惊,敏捷的拔刀一挡.幻雨快捷的一剑居然被他挡了下来,但是那人也随之落地.刀剑相交的声音,把众人都吓到了,於是大家都跑出来看,就看到幻与同那个穿夜行装的人对峙著.幻雨仔细打量对方,发觉他并不是带蒙面布,而是直接带头罩.手上拿的刀有点弯,却又不像是弯刀那样弧度这麽大.对方也同样在打量著幻雨.这时候,蒙面人先开口了.这一开口就让大家大吃一惊!”阿那他哇,雨风扬嗲斯卡?”(你是雨风扬吗?)”咦?”幻雨被他吓到了.至於旁边的洛娜则是偷偷的问星月:”他在说什麽阿?”幻雨先冷静了一吓,然後开使用大家都不懂的语言同那个人说话.”雨风扬哇,哇他吸诺,栖栖嗲斯.哇他吸哇,雨幻嗲斯.”(雨风扬是我的父亲.我是雨幻.)”呜哩哇拉........””机哩刮拉........!”这时候,林斯兰德同洛娜和星月说了:”在古文献之中有记载,从我们大陆的西边出航,一直往西航行,可以到达一个叫做”倭国”的国家.他们说的语言好像就是倭国语言.””倭国......?”这时候,那个蒙面人说了一句”阿哩压多”以後,就从衣襟里面拿出一个小管子,并且朝著天空,拉了一下管子後面的绳子.砰的一声,就看到一个光球飞上天空爆炸开来.随即,四面八方也有同样的光球爆炸,然後一直传送到更远.这时候,幻雨对著那个倭国武士说:”都邹,优罗西枯,喔捏咖一西吗斯.”(麻烦请多多指教.)对方也恭敬的回答:”嗨!都邹,唷罗西枯,喔捏咖一西妈斯!”(是!麻烦请多多指教!)”幻雨阿,那是什麽人阿?”那个倭国武士离开以後,洛娜这样问著幻雨.”他是倭国的”忍者”.他说他叫做五田佐助.””奇怪,为什麽你可以和一个素未谋面的倭国武士相谈甚欢呢?””阿.其实.....那是因为当年我的父亲-雨风扬曾经帮助过他们家族的前辈,所以他们相当感谢我父亲.自从听说我父亲因为遭到迫害而逃来西大陆之後,就不断想办法要来西大陆.他们直到最近才从大陆的西边登陆到我们的大陆来.””原来如此.那你要怎麽做呢?””据我所知,倭国忍者可都不是泛泛之辈.这对我不管是武功上还是日後和别人角逐,都是很有帮助的.”隔天,五田佐助就带了他们家族的20名忍者出现在林斯兰德那间小屋的门口.他们排的整整齐齐,看到幻雨就异口同声的说:”都邹唷罗西枯喔捏咖一西妈斯!”(请多多指教!)接著,佐助开始跟幻雨介绍这二十名忍者.这个叫做太郎,那个叫做次郎,这个又是龙一,那个是......也亏得幻雨天资聪颖,居然把二十个人的名子牢牢记住了!在这里对幻雨的耐心和记性至上最高的敬意.这二十个人自己都带了帐棚,就露宿在小屋的附近.他们常常在切磋武功,幻雨也在旁边看他们练习.其中也领悟到不少的道理.包括佐助在内的二十一名忍者居然相当好学,居然缠著幻雨学这个大陆的语言.幻雨想想也好,至少以後自己不必当翻译官了.於是乎~幻雨卓口开始教他们这个大陆的语言.幻雨很用心教,忍者们也用心的学,虽然其中免不了一些笑话,但是他们还是把一些基本的语言学好了.”谢特阿尤督硬ㄜ爆特?””不对!是”花特阿尤督硬ㄜ爆特”才对!”(whatareyoudoingabout你在做什麽?)”呃!斯哩妈线!”(呃!对不起!)幻雨教的不亦乐乎,他们也学的不亦乐乎.这些忍者们常常提到所谓”忍术”.幻雨对忍术相当感兴趣,他暗自打算有一天要问他们忍术是什麽东西.幻雨对於这些忍者也有一些意外的发现.就是他们轻功都相当好.走路都没声音,动不动就飞檐走壁.这些人的轻功都有星月的程度.基於多了这麽多高手,兰德更是每天下苦工练习剑术,甚至缠著幻雨学轻功.幻雨也教了他一些基本法门让他自己练习.除了教人,幻雨也没有间段对林斯兰德魔法的学习.只不过就可怜了洛娜,幻雨整天不是忙著教人就是忙著被教,洛娜很少有时间去缠他.只好自己一个人枯练魔法.想不到练了好一段时日居然进境颇多.时间~还是在流动著.只不过幻雨的时间之流里面,又多了二十一个耍宝忍者.五田一族,原本就是忍者的家族.这个家族专门训练忍者.从小便灌输他们武士道的自我牺牲,忠心不二的精神,也教导他们武艺和忍术.由於专门训练忍者,使得这个家族在倭国有很重要的政治地位.五田一族的族长传道第十五代五田信太郎的手上的时候,那时倭国正好从分裂走上统一.统一以後,这些忍者们就失去了原本的作用(暗杀,格斗....等等).甚至被政府当成是危险的一群人.於是,这个忍者家族终於遭到政府的攻击.忍者们实力虽然高强,但是军队却是人多.就在忍者们快要溃败的时候,幻雨的父亲-雨风扬出现了.二十岁的雨风扬, 云南快乐十分投注网站带著刚成亲的妻子正在四处旅行,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网正好游览到倭国.雨风扬藉此机会好好研究这个种族的习俗,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网站语言等等.这天他正好去野外逛逛, 山西11选5就刚巧碰到军队围剿忍者.雨风扬一想便知,政府惧怕这些忍者成为可怕的势力,打算先下手为强.虽然不想多管是非,但是这些忍者实在可怜.於是雨风扬运用自己的实力,救出许多忍者.这些忍者们在隐居以後,还是对雨风扬戴恩戴德,时时刻刻学找报恩的机会.却没想到雨风扬後来回到家乡-东方大陆去了.後来,这些忍者还是保持联络.有一天,有人从东方大陆带回了恩人的消息.据说是因为政治迫害,雨风扬带著妻子越过死亡山崖,不知去向.忍著们听到以後,认为得到了报恩的机会.於是便尝试各种办法想越过死亡之崖.但是各种方法都不行~死亡之崖实在太高了!真不知道雨风扬怎麽爬上去的!尝试各种办法,并且不断思考新的办法,就这样,一拖拖了四十年.老的死了,新的继承,便是现在的五田佐助.新一代的子孙从小就听过雨风扬的故事,也知道雨风扬的容貌和特徵.就是苦无方法越过死亡之崖.直到以一天,天文学者发现一个事实~地球是圆的&a!确认了这个新发现是真的,这些忍者便想:既然地球是圆的,那麽如果我们往东边航行,也可以到达越过死亡之崖的地方罗?於是,忍著们拿出积蓄,买了粮食,船.....等等一切航海所须,接著就出航.过了好一段时间以後,船终於靠了岸,就是喀斯德大陆.本以为不过是个岛罢了,想不到居然是个大陆.於是忍著们决定分散行动.好在他们登陆的地方是大陆的东南方,不然能不能再见面可是未知数!登陆在东南方,他们一路往西北方找,就到了这个山脉.可巧的!恩公没找著,找到了恩公的儿子!当他们听到恩公最後还是死於政治迫害的时候,难过的痛哭流涕.好在幻雨制止他们,否则搞不好他们会去找霍恩魔法公会麻烦呢!忍者们可不知道这块大陆上还有”魔法”这玩意儿!沉默的星月,少了幻雨的陪伴,变的更沉默了.虽然嘴上不愿意说,但是一颗心早就飘去贴在幻雨身上了.就原因来说,洛娜和星月可以说同病相连.林斯兰德跟幻雨尽管一模一样,但是个性就是有所不同,所以洛娜和星月也不会起了移情作用.大家都忙的很,只有两个女孩子最閒了,洛娜还有魔法可以钻,星月可就是无聊透顶,一天到晚撑著下巴发呆.忍著们认为恩公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说是这麽说,实际上可没这回事!幻雨天天和他们打闹在一起勒!忍者的脸都被他们丢光了!!),所以,对恩公的女伴自然也是恭恭敬敬.幻雨这个家伙,对女孩子的心思可是一点都不了解!尽管看过很多女性,预测推荐但是并不是真正了解.这段时间幻雨致力於教和学,根本忘记了她们的感受.真是苦了她们俩.兰德修习了幻雨传授的轻功法门,似乎颇有进境.至少走路声音渐渐变轻了,而且跳跃力也变强了.林斯兰德常常看著夕阳,回忆过去.手上拿著装星砂的小瓶子.千年的回忆,千年的痛苦,在他眼里不过是一片茫然.林斯兰德存在的意义,除了和卡布森希抗衡以外,就是当个历史的见证.兰德相当尊重两位女性,但是对於幻雨的迟钝,他实在是快按耐不住了.连兰德都看的出来洛娜和星月对幻雨强烈的思念.”喂!幻雨,我说你也太迟钝了吧?””咦?””你也别光顾著练功阿!别忘记了洛娜和星月!””阿......对喔......”兰德恨不得冲去把幻雨打一顿.说到感情这方面,幻雨还真不是一般的迟钝.”嘿!洛娜!””哇!”碰.幻雨被炸飞开来,”粘”在墙壁上.过了两秒才慢慢滑了下来.星月惊讶的看著这一幕.洛娜正在做火焰魔法实验,星月閒著没事,就在旁边看.为了安全,洛娜事先把两人都施加了火焰防护魔法.想不到幻雨在这时候突然出现.洛娜刚好做出了一个有”爆炸性”的火球.被幻雨这麽一吓,手上火球就爆了开来.幻雨没有施加火焰防护魔法,当场被炸飞了开来.好在幻雨体质不错,而且对魔法又有抗性.再加上幻剑上火焰魔法宝石的加持,使得幻雨只是粘在墙上而已.如果是普通人,早就粉身碎骨了.至於墙壁,因为是铅制造的,所以马娜造成的效果碰到墙壁就立刻抵销.所以墙壁没有被炸坏.从墙壁上滑下来的幻雨,当场躺平在地上.其实他根本没怎样,只不过是跟她们俩开个小玩笑罢了.”呃!幻雨!你没怎样吧?”不出幻雨所料,洛娜马上急急忙忙跑了过来.星月随後也跑过来”关照”一下.两个人七手八脚把幻雨给扶起来(幻雨居然一点力都不出,这混蛋.).让幻雨靠坐在墙壁上.”幻雨.....对不起啦,不是故意的.”洛娜可怜兮兮的道歉著.星月也关心的问:”幻雨,你还好吧?”洛娜会道歉不稀奇,倒是星月的反应让幻雨吓了一跳.”呃呃呃.....我.....””幻雨你怎麽样?哪里痛?””我.....我.....””怎麽样嘛!不要吓我们啦!我,我不是故意的嘛.....””我....通体舒畅阿.....”(<<<欠扁).可怜的幻雨现在才体会到”祸从口出”是什麽滋味.现在的幻雨乖乖坐在椅子上,摸著头上肿起来的几个包.看来这个玩笑让幻雨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看你以後还敢不敢吓我?”洛娜生气的说著.幻雨也只好匝匝舌头,乖乖的道歉.不过星月倒是相当反常,不但帮幻雨上药,还很关心的慰问著.平时沉默的星月会有这样的反应,倒是让幻雨相当意外.”星月,你怎麽怪怪的?””我?””是阿.”这时候,洛娜笑著坐在幻雨的旁边.她当然没有真的生气,不但没生气,看到幻雨难得没有沉迷於练功,她高兴都来不及了,怎麽会生气呢?洛娜乖巧的躲进幻雨的怀里.”咦?不生气啦?””真是的,我会真的生你的气吗?””呵.....”幻雨陪著她们,心里也相当快乐.他想把星月也拉过来.但是星月红著脸,硬是不为所动.直到洛娜去推星月,星月才红著脸靠在幻雨旁边.虽然想亲近幻雨的女性很多,但是真正亲近的也只有洛娜.和别的女孩子这麽亲近,幻雨也不觉有点脸红.但是这种气氛马上就被打破了.门板突然碰的一声,二十一名忍者加上兰德从门外被挤了进来.一干人等通通被幻雨丢出去以後,气氛才回到之前的”形状”.”洛娜.....对不起.这段时间冷落你了,还有星月也是.”洛娜笑了笑,没有说话.星月红著脸,大气也不敢喘一口,更别提说话了.就这样沉默著.幻雨的自制力还算不错.尽管心神荡漾,还是把自己的行未控制的好好的,没有做出什麽逾矩的行动.也让洛娜有点失望&a.....不过由此可证,幻雨绝对是一个正直的人.”幻雨.....以後多陪陪我们好不好?”幻雨先是”嗯”了一声,接著大吃一惊.照道理判断,这句话应该是洛娜说的.幻雨也是这样认为,但是随即意识到声音的主人好像是星月.侧脸一看,星月一双大眼睛正期盼注视著自己.洛娜这时候轻轻笑了一声.抱著两个美女,这种艳福可不是一般人享的起的.被赶出来的忍者和兰德在议论著.忍者们用残破不全的西方语言同兰德热烈的谈论.”老大(忍者们称幻雨为老大),真不是盖的.”佐助这样对兰德说著.”你的意思是,觉得幻雨艳福不浅是吧?””嗯.””呵,我也这样认为阿.....”兰德看了看天空,内心想著:(我是不是也该寻一个真爱阿?)玉人在怀,而且是两个.果断的幻雨现在却舍不得离开.当然,洛娜和星月也不希望他离开.幻雨就这样搂著两人坐著,直到她们都睡著.幻雨把两人分别送上床铺,自己提著剑,又再次出来练功.没睡觉的幻雨这时候一点也不累,虎虎生风的练剑.凌空盘坐的林斯兰德,看到幻雨练剑,豪气忽起.於是拔出自己的长剑,自空中降下.”幻雨,咱们过过招!””求之不得!”幻雨和林斯兰德走的都是东方剑法的路子,不过幻雨年轻气盛,剑走轻灵;林斯兰德却是功力深厚,剑法沉稳.两人斗了个旗鼓相当.能和卡布森希抗衡,林斯兰得靠的不只是强大的魔法,高深的武功也是其中因素.幻雨武功也不差,虽然少了几年(?)的修练,却是轻巧灵动.两人不是生死相搏,自然也就不用魔法辅以剑术.打的相当畅快.这场打斗自然是相当有可看性.打没多久,附近地上就坐满了忍者们.大家都知道这两个双胞胎(?)都是功夫高强,但是发挥全力却是大家没看过的.现在两人正在全力的过招.兰德也坐在旁边,观摩两大高手的剑法.幻剑是神器,林斯兰德的剑却也不是垃圾.银白的剑身隐隐透出金光,剑身长度比起幻剑可是不惶多让.剑柄上镶了三个魔法宝石,分别是水,风,雷属性的宝石.因此挥动的时候有隐隐的雷声.幻雨的幻剑挥动起来则是隐隐有火光,画出一道道轨迹.但是两人都没有催动剑上的魔法.两人每次出招,都是挥剑道一半就收回,另外一招连绵而上.因此两人剑刃几乎没有交会.只听到隐隐雷声,和空中闪烁的红光.看的忍者们和兰德目眩神驰.不知道过了几百招,幻雨一剑斩去,林斯兰德也一剑挥来,两人双剑相交,发出”锵~~~”一声.悠扬不绝.幻雨和林斯兰德维持著双剑相交三秒钟,随即各自收剑,哈哈大笑.这时候,佐助提出了问题.”老大,你,知,忍术?””咦?”幻雨才想要不要问有关忍术的问题,想不到佐助自己就提了出来.”刚才,打斗,有一招,很像,拔刀斋.”幻雨知道”拔刀斋”是忍者的一招绝技之一.问题是幻雨还没看过,怎麽会呢?佐助看到幻雨一脸疑惑,就站了起来.”老大,看.”佐助把手握在剑柄上,走道一颗树前面.只听刷的一声,佐助把手离开剑柄.接著,佐助指著他面对的那颗树.幻雨仔细一看,有一片树叶掉了下来,接著碎成了好几片.转头看著佐助,就听到佐助说了一句:”拔刀斋!””真是厉害!没想到东洋倭国忍术有这麽神奇!”兰德如此赞叹著.拔刀斋的威力让他吓呆了.佐助慢慢跟幻雨讲解所谓”忍术”.佐助等人所学到的忍术相当繁多.但是比较常用的就是”拔刀斋”,”烟遁”,”躲藏术”...等等一类的忍术.佐助不但口头说明,也实际演练.让幻雨他们开开眼界.佐助手一挥,一阵烟雾,雾散时佐助人就不见了.过两秒,他人才从树上跳下来.接著,手在一挥,佐助又随烟雾不见了,出现在那里的是一截树木.紧接著,佐助从树上跳下来,施展拔刀斋把树木切成好几截.佐助手又一挥,烟雾再现.他人果然又不见了,留下一截比较长的树木.这次奇怪的是,佐助久久没有出现.众忍者开始寻找他,却怎麽找也找不到.忍者的搜寻能力都是很好的,居然完全无法发现佐助的踪迹.忍者们对佐助又更佩服了.这时候,幻雨和林斯兰德同时哈哈大笑.幻雨拿出剑,对著那截树木放出火焰弹.树木登时燃烧起来,接著佐助从那”树木”里面一跳一跳的谈了出来,屁股上还燃著火花.他急忙往地上一坐,火才没烧著他的屁股,但是裤子却破了一个洞.佐助有点灰心的说:”老大,厉害!””不是我厉害.是因为你的腰带从树木上露出来了!”幻雨如此解释著.原来佐助把自己藏在这段树木里面,却没注意到自己的腰带露了出来.幻雨和林斯兰德却细心的注意到了.”去~八格!”众忍者也哈哈大笑.虽然结局以爆笑收场,但是幻雨对於忍术是啧啧称奇,也决定下次要跟他们学一学拔刀斋这个技巧.这种破坏力大,速度又快的技巧,幻雨刚好可以把他融合在自己的招数之中.幻雨的新招已经停顿好一段时间了,这时候幻雨才决定要把整套件法想出来.还要给这套剑法的每一招起一个东方那种诗意的名子.太阳从东方又升了起来,洛娜从房子里面走了出来,可爱的打了个呵欠.幻雨微笑著走了过去.这天是十二月十五日.

原标题:字节跳动找了一名前迪士尼高管来负责游戏业务

  5月13日上午,正在上海集训的中国男足国家队继续对媒体开放预测推荐,入籍球员洛国富接受了媒体们采访。

预测推荐,,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
上一篇:一个市多少个政协委员 政协委员赵海英、屠光绍提出:永远资管机构等答将义务投资纳入投资评价系统    下一篇:推动优化粤港澳三地海上援助移送流程    

Powered by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